這一週(完)

長這麼大以來,這一週似乎最難熬。


左腳膝蓋後方隱藏一顆小腫瘤,與本人共存已久,深植肌肉中,按壓會發痛,近來出現緊繃跡象,偶會腫痛。拖了許久,偏偏選在週一做。


找了個相熟的骨科醫生做檢查,直接要我做MRI,正中下懷,我就是要揭開它的真面目。以為自己很鎮定,問診當天竟莫名的上了數次大號。原來心跳正常不代表鎮定,腸胃蠕動失常也是緊張的表現。緊張至不自覺的程度,境界蠻高的。


左腳被蓋上,徐徐被推入MRI隧道時,慶幸上半身尚可見天日,耳機還有歌兒聽,但對於在外獨自守候的媽,25分鐘恐怕太漫長。檢查結束,技術員竟說,放射科醫生要我做另一項檢驗,我只付了MRI的錢喔,無端端買一送一,搞什麼?


這下被帶入Ultra Sound房,醫生捎來的問題讓我的心跳也失了常。多久了?  其他部位有沒相同的腫痛或麻痺?  有沒跑到別位?  醫生的問題不斷在腦子兜繞,當晚我失眠了。


 


隔天回去工作,老板發放壞消息,公司一半的人將被調至中國,名單最快會在第二天公佈。


3月25日,這是什麼日子啊,MRI報告、名單,全集中在這一天揭曉。好選不選,我幹嘛選這個時候看診?


這是我的審判日吧,my judgement day! 我對自己說。


“別擔心,你一定可以跨越這個障礙。”


“嗯。”這一刻,我確實需要自強。


再往深一層探視,健康與工作,在這個據點上,後者的變動已顯得微不足道。這個巧合,至少讓我看清了生命的另一角。


 


自設的審判日終於來到,早上醒來,精神不振,心跳奇快,早餐嚥不下口,媽媽一見就知道我緊張了,以前念書臨考時也這樣,只要吃不下早餐,就表示我對那一科沒信心,準備得不好,怯場了。這個老毛病一直沒改。


媽媽見狀,建議我拿報告前先去算個命,哈哈,算命師姐與她相熟,很正派很有學問的,我想也好,就當作個人輔導吧,她的話也許鎮得住我的神經。


但醫生約我在12點半前看報告,回來再去算命如何?


“先算啦,那你才知道怎麼做!”


哎呀,媽眼裡的我是這樣沒主見的嗎,真氣人!


見到師姐,她直言,“我說你沒事,你認為你會有什麼事?” 如此斬釘截鐵,我也感到驚訝。“你的健康問題只屬傷風感冒性質,沒什麼大問題的,放心。”也許我真的多心了,但我的腳近來一直隱隱作痛,肉體與精神相連,難免會造成精神困擾。


我也希望她的話靈驗。


“工作方面,你今年的運勢就不太順,如果你想換工作,就換吧,景氣雖不好,但你可以找到工的,一切看你自己。”哇,她似乎已看透先機,公司最近確實危機四伏,我想離開也很久了,只是一直沒有行動。


媽聽後,自己也來給師姐算財運,這是她的例常活動之一,她和一班師奶朋友,只算財不算命的,嘻!


 


到醫院時已12時20分,趕緊登記,醫生竟被傳召做急診,只好下午2時再回去,先填一填肚子吧。說也奇怪,此時我已吃得下,還叫了一大塊的雞肉、豆腐和菜心,味口奇好。


之前醫生的問題,腦筋一轉,開始有了正面的解答; 人一直都在和自己玩捉迷藏,感覺未獲得適當的處理,確實會把自己拉入沼澤中。


接下來,報告如何,名單怎樣,心調好了,答案已不再重要,因心中的棋子已跨前一步,恐懼也早已消逝。 來到醫生跟前,心很平靜,畢竟我已接受了檢驗,這股勇氣並非人人都有,我要為自己感到驕傲。醫生判我健康丟了一些分,要我努力自我督促,那我就乖乖聽話,找回失去的分數吧。


至於有否被調去中國,名單尚在醞釀中,老板真愛玩遊戲,是的,這只是一場遊戲。


 


 


 

3 則迴響於《這一週(完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