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紅女孩的迷妳樂園


 


媽喜愛小飾品,見到迷妳茶壺、碗仔、電飯鍋時會情不自禁地駐足觀賞,床頭上也擺放了不少迷妳收藏品。


她女兒我似乎也遺傳了媽的嗜好,書架上有小貓、小豬、小屋等。也許我和媽一樣,心中還遺留了一大片的孩時樂園,小東西會讓我們笑得甜甜的。


那天粉紅女孩見到絲帶蛋糕樂極,一不做、二不休,我在第二天就將剩餘的糖衣,弄成小女生最愛的東東,有迷妳電腦、小茶杯、吉蒂貓、心型項鍊、冰淇淋、小小拖鞋,還有帽子等等,套在媽媽特別烘製的杯子蛋糕上了。


做着做着,思緒已飄至一年級上美工節捏原子泥的一刻‥‥‥


“你看,我做了長長的蛇! ”


“嘻,我也要做‥‥‥”


 



        粉紅女孩有架會唱歌的小電腦,可播多首歌曲,但她只偏愛其中一首。


 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糖果、冰淇淋,是小孩都愛吧,小杯子,好像是我和媽比較喜歡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吉蒂貓似乎剛玩泥沙回來,脖子髒兮兮的~


 



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戴着粉紅帽,踩著粉紅人字拖,待會就牽着你的小手到沙灘走走吧。


 


 

美麗的糖衣,美麗的心情



在網上發現美麗的蛋糕糖衣設計多時,一直很想試做,但想到要烹煮糖粉團,懶蟲就悄悄嘀咕,“很麻煩的,吃飽蹺腳不是更好。”


說得也是,但我以前學過紙黏土,老師說我做得不錯的,技癢已久,現在反正心頭一片亂糟糟,做做漂亮的糖衣蛋糕,讓藝術細胞跳動起來,心情也會變好吧?


 


想多了就會實現,一直相信這句話。


 


那天陪媽媽到蛋糕原料專賣店走一趟,竟給我發現了現成的糖粉團,意思是說,不用自己煮了,省卻了這個步驟,加上媽媽幫忙烘製蛋糕,我只須如捏黏土般給蛋糕穿上漂亮的糖衣,就水到渠成。


 


懶蟲,這下你無話可說了吧!


 


好啦,第一次先玩小蛋糕,想個簡單的設計,配合家里僅存的粉紅色素、一顆童心、滿滿的好奇與一個早上的光景,耶,我的糖衣蛋糕處女作出爐了。糖粉團比黏土還好捏也。


剛好姪女在家小住,超愛粉紅色的她,見到粉紅色的絲帶、雪白的蛋糕,樂極了。切了一塊給她,她吃得乾乾淨淨,開始我還擔心太甜,叫她吃一半好了,糖衣可拿掉,嘻,她可不理我,一副陶醉模樣,問她:“Sedap tak(好吃嗎)? ” “Sedap(好吃)…… ”


 


美麗的糖衣真的有療心作用,我想,以後我會烘製很多、很多漂亮的糖衣蛋糕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那一夜,我們都成了老城的遊人


這一篇是絕對過期的日誌。


 


去年檳城申遺成功,選了一個週末(忘記日期了)開放世界古跡保護區裡的建築供公眾觀賞,我便趁機和友人去湊熱鬧,從下午約六時逛至晚上九時許,雙腳幾乎癱軟,頭髮也給舊關仔角的晚風吹得一片凌亂,心卻莫名的滿足,喜悅。


一直以大山腳人自居,檳城是大山腳的褓姆,與大山腳唇齒相連,我這個山腳鎮女子看檳城,是親切、溫暖的。


 


小時候,爸爸常帶我們一家到檳城玩,青年公園、植物園是我們玩樂的天堂,車水路與檳楖律的戲院也常出現我們的笑聲,當時的檳城車子少,植物園裡有大猩猩和黑熊,青年公園的瀑布清石駱駝的油漆亮,戲院還是戲院,好戲登場只見人頭攢動,戲院外有賣麵包夾肉乾……


檳城,確實豐富了我和二個弟弟的童年記憶。


 


只是,出來工作後,檳城漸漸變成生活的夢魘,美好的回憶已越走越遠。


從要定期過橋採集工廠樣本,到在檳城租房方便工作,直至後來的採訪工作須不時往各大檳城醫院跑,到搬回大山腳後每天須搭渡輪或過橋困車龍,檳城已化作壓力的代號,這壓力是無形的,它一點一點地吞噬你的靈魂,恍然醒悟時,美麗的檳城印象已蕩然無存。


經過一段隔離期,除非朋友邀約,我已修至無事不登檳榔嶼的境界。“還不出來,你就快變成大山腳的冬姑了。”檳城友人愛這樣戲謔我。


 


那一天,我們把車子停在北海碼頭,三人一同從姓氏橋步行到邱公司一帶,與另一友人會合,再去印紀念性T-恤到南洋美食館享用晚餐,接着穿過椰腳街,那時夜幕漸漸垂下,路過一間老教堂時,突然覺得很輕鬆,這感覺很奇妙,似乎在旅遊,無牽無掛的,這是怎麼一回事?


這是你熟悉不過的地方,幾乎可用麻木不仁來形容,這片檳城心怎會突然溫熱、新鮮起來?


回去問了友人,她也有類似感覺。原來那一夜,我們皆不自覺的變成了檳城的遊客。


 


無負擔的遊人,總是快樂的。


 


生活,偶爾換個身份真好。


 


 



這是姓周橋,橋上的居民有限,來往的渡輪就在不遠處,看着看着,煞是有趣。



這家宗祠好像是姓謝的,友人夫婦樂得在鯉魚噴水池前留影。



逗留在邱公司,連同一班遊人看演出,在美麗的宗祠前拍拍照。



舊關仔角夜空中怪怪的煙花,慢半拍,一看就知道是誰拍的,哈哈!



我們從椰角街一直走到舊關仔,看了煙花再沿海岸線走回碼頭,路經老鐘樓與新檳榔組成的交通圈。


 


The E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