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歲



30歲,你在做什麼?

回想30歲,難為情的說,我還青澀。想換個工作環境,想改變生活。

還記得朋友的30戲言,30嫁不出,出國深造罷了。我暗笑。後來她沒去深造,拍拖了。

30歲,可以是一個轉捩點。

一年後,我真的轉換了工作。再過一年,我甚至轉行了,幾乎180度的轉。




魷魚30歲,要我送他蛋糕,沒問題。

認識他時才23,7年內,魷魚當了主編,成家立室,有了可愛的小彥朋,可謂大唱豐收啊。依這個進度,下一個7年,魷魚的人生版圖應可百花齊放了。

蛋糕,就鋪個綿羊保齡圖,給他一個驚喜吧。

爸爸綿羊=魷魚

媽媽綿羊=魷魚老婆

小綿羊=就是小彥朋了!

這下小彥朋變了小搗蛋,把爸爸拋出的球抓住了,還咧嘴笑。媽媽趕緊上前阻止。爸爸?當然是氣到呱呱叫!








魷魚謝我把他善良化了,其實我眼裡的魷魚,一直都是這樣憨憨、率直的。他的臭脾氣,一揮就散,記不清。



小彥朋,魷魚每天給他拍照,放在部落上。 那晚終於親眼見到小寶寶時,真想捏他一把,太可愛了。





魷魚是保齡球好手,只是這一次出擊,球瓶只能搖搖慾墜。


P/S: 照片是魷魚拍的,尤於當天沒相機在手,只好從他的部落順手牽羊過來了。



荷塘嬉水,不見荷花仙子


 


荷花的清雅姿彩,無須特別捕捉,即可輕易地呈現在鏡頭中,也許是這樣,我鍾愛荷花。


曾遇上一位愛畫荷花的畫家,她的每幅畫都以荷花為主題,很奇妙,她的靈感從哪來,身為佛教徒的她說,荷花經常會出現在夢裡,唸佛時,腦海裡也會映現荷花,這就是她與荷花的緣份吧。見到她掛在畫室裡多幅的荷花圖,沒有驚豔,但她的淡雅卻會久久的盤據心中。


來到紅花這,也發現一位很會畫荷花的屋主Venus,她的荷花圖一層層地引你進入深邃的荷塘,好比另一個脫塵的世界,美麗的荷花仙子是畫中的精靈,獨守住一片空靈的靜土,意境引人入勝。前陣子,Venus筆下的精靈,也是她的布娃娃手作Eve,就給了我新的杯子蛋糕裝飾靈感,將煩擾擱一邊後,終可騰出心思將它付諸現實了。


首先,我將圖像草擬,打算弄出四個杯子蛋糕,設計各不同,注意看,第四個是荷花仙子喔,我還想做立體的,讓她坐在荷葉上 ‥‥‥


 



 


然後,在烘製蛋糕期間,開始翻糖的調色與搓捏。一般上,適於做翻糖設計的蛋糕,質地較實,奶油蛋糕、果子蛋糕最好,若選用海綿蛋糕,鋪上翻糖前,必須將蛋糕冰一冰,讓表面紮實了,才好在太歲的頭上大興土木。


那翻糖到底是什麼玩意呢? 它是糖衣的一種,英文叫fondant, sugar paste或white icing,它與一般擠花的糖霜(icing)不同,不能置入紙袋中擠,但像黏土般,可鋪在蛋糕上,或捏成各種形狀,愛玩原子泥的小朋友,也可輕易上手。但翻糖製作的物體,有其限制,擀得太薄會破,不適於捏花瓣薄薄的玫瑰或其他花卉,這要用另外一種叫gumpaste的糖衣,我未曾試過,就不在這裡作文章了。翻糖缺硬度,若想捏人物公仔,須加tylose粉,我這裡也買不到,所以我做過的泰迪熊、吉蒂貓、白兔等公仔,都是軟性的。


若只是玩票性質,我認為不需要自己製作翻糖,買現成的就可以了。依我手上的翻糖食譜,份量蠻大的,弄不好就太浪費了,因此我都是買現成的,手掌般大的一團黏土,我這裡只賣RM8,有牌子的較貴,但品質也較可靠。


堅持要自己製作的朋友,可依循下列食譜,我自己沒做過,成或不成,我不敢寫包單喔:




  • 魚膠粉14克

  • 冷水50毫升
  • 白糖60克
  • 水30毫升
  • 糖膠75克
  • 白油100克
  • 糖霜800克

 



  1. 將魚膠粉與冷水攪拌均勻。
  2. 煮開白糖 、水與糖膠。
  3. 待白油溶化,將上述材料一同混合。

 


看了食譜,是不是覺得翻糖很甜? 本來就是嘛,  它就像一般糖霜,是甜的,不愛吃糖霜的人肯定也會對它敬而遠之。但做翻糖裝飾,意義不在吃,也非造作,華而不實,而是想帶給收蛋糕者美好的回憶,特別依收禮者的喜好設計的翻糖裝飾,更會讓他或她發出會心的微笑,深深感動。一般上,翻糖蛋糕常見於婚宴上,但在今天,它已開始滲入新生代的生日會中,時下流行的杯子蛋糕,以翻糖裝飾,更是精巧趣致。


話說回來,翻糖蛋糕設計需要什麼器材呢? 可以很多,也可以簡單如擀棒、牙籤與一支小刀子而已。



選用的糖霜是蓬鬆性的,食譜如下:



  • 幼糖110克
  • 水40毫升
  • 蛋白1粒

 



  1. 將糖與水煮開,至糖完全溶化,約5分鐘,別讓水煮沸,熄火,將鍋子移開。
  2. 以攪拌器打鬆蛋白,慢慢加入糖漿,轉入高速拌打約10分鐘,就可以取出。

 


這次的設計是以荷花塘為主題,就將糖霜染成藍色了。我用的是藍花擠壓的天然色素,找不到藍花,也可用食用藍色素。食用色素在翻糖的製作上不能幸免,既然是食用性的,只要不過量,大可放心食用。


除了藍色,我也準備了粉紅、黃、棕與綠色的翻糖。你只須用牙籤或做樂樂用的竹籤,將白色翻糖點上色素,再搓一搓就可。記得帶手套喔,弄完一種顏色,就洗一洗手套,不然翻糖的顏色可會混成一團,不分青紅皂白了。


然後,先做荷葉,我將綠色翻糖擀平,用刀子割出荷葉形狀,大小不一,再用刀子在葉上劃出葉紋,因入口的設計工具較貴,自己還未達專業地步,暫時不想買,只好多多依賴小刀了。


做了荷葉,就弄荷花,這下我有迷妳花模,印出小花後,將花瓣輕輕推起,再弄多一層花瓣,讓她看起來較立體,加上黃色的花蕊,將小花置於第一層花瓣中間,一朵漂亮的小荷花就成形了。買不到小花模,可自行裁割,還可弄出大大小小的荷花,伸縮性較強,所以說,小刀子好用。此時,可開始將荷葉與荷花套在糖霜上了。小荷花不是用gumpaste做的,花瓣較厚,也較軟,要小心呵護。



過後還弄了蓮蓬,未打開的荷葉,和小鯉魚,其實我只做了鯉魚的頭和尾,魚身沈在水中,沒人會挖出來看,就免了吧。本來只想做白荷,媽媽見了說太淡,一定要加紅荷,呵,好吧,加就加,還記得之前草擬的荷花仙子嗎? 似乎只有Venus才能當她的主人,翻糖確實不適宜弄人物公仔,弄了頭部,頭髮與手腳一律宣告失敗,有其形而無其力,軟綿綿的,根本坐不穩,我投降。所以,第四張圖臨時改設計了。



 


四個杯子蛋糕的翻糖裝飾躍然台面上,雖然有欠完美,已感滿足。媽和弟弟說,荷葉太大了,遮住大半荷塘,我覺得荷塘的糖霜太厚,不太像池水,但我喜歡那兩隻小鯉魚,她們在嬉水着,開心正着吶。


 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茶與點心

 



 


很喜歡點心這個名字,一小份食物化為一點心意,不為飽腹,只為賞心,點到即止。


茶,養生文化的精髓,入喉即有洗去塵埃、一身輕的感覺。我愛茉莉香片,也愛綠茶。


 



菠菜皮燒賣,我比較愛吃黃皮的,北海一家老咖啡店的燒賣,從小吃到大,這種味道,非大酒樓的點心可比擬。味蕾的記憶與感情,有時候強得令人驚愕。


 



上回弄了友人的生日蛋糕,不懂捉摸各顏色糖衣的用量,剩下一大塊的橙色糖衣,就弄成這塊綴花桌布了。蛋糕歪歪斜斜的,桌面也跟着傾斜了,嘻!


 



泰迪熊寶寶喝茶吃點心,這個午後可輕鬆了。


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與其鑽牛角尖,不如噬一口茶,望向天際,讓煩惱縮小。


 


 

這一週(完)

長這麼大以來,這一週似乎最難熬。


左腳膝蓋後方隱藏一顆小腫瘤,與本人共存已久,深植肌肉中,按壓會發痛,近來出現緊繃跡象,偶會腫痛。拖了許久,偏偏選在週一做。


找了個相熟的骨科醫生做檢查,直接要我做MRI,正中下懷,我就是要揭開它的真面目。以為自己很鎮定,問診當天竟莫名的上了數次大號。原來心跳正常不代表鎮定,腸胃蠕動失常也是緊張的表現。緊張至不自覺的程度,境界蠻高的。


左腳被蓋上,徐徐被推入MRI隧道時,慶幸上半身尚可見天日,耳機還有歌兒聽,但對於在外獨自守候的媽,25分鐘恐怕太漫長。檢查結束,技術員竟說,放射科醫生要我做另一項檢驗,我只付了MRI的錢喔,無端端買一送一,搞什麼?


這下被帶入Ultra Sound房,醫生捎來的問題讓我的心跳也失了常。多久了?  其他部位有沒相同的腫痛或麻痺?  有沒跑到別位?  醫生的問題不斷在腦子兜繞,當晚我失眠了。


 


隔天回去工作,老板發放壞消息,公司一半的人將被調至中國,名單最快會在第二天公佈。


3月25日,這是什麼日子啊,MRI報告、名單,全集中在這一天揭曉。好選不選,我幹嘛選這個時候看診?


這是我的審判日吧,my judgement day! 我對自己說。


“別擔心,你一定可以跨越這個障礙。”


“嗯。”這一刻,我確實需要自強。


再往深一層探視,健康與工作,在這個據點上,後者的變動已顯得微不足道。這個巧合,至少讓我看清了生命的另一角。


 


自設的審判日終於來到,早上醒來,精神不振,心跳奇快,早餐嚥不下口,媽媽一見就知道我緊張了,以前念書臨考時也這樣,只要吃不下早餐,就表示我對那一科沒信心,準備得不好,怯場了。這個老毛病一直沒改。


媽媽見狀,建議我拿報告前先去算個命,哈哈,算命師姐與她相熟,很正派很有學問的,我想也好,就當作個人輔導吧,她的話也許鎮得住我的神經。


但醫生約我在12點半前看報告,回來再去算命如何?


“先算啦,那你才知道怎麼做!”


哎呀,媽眼裡的我是這樣沒主見的嗎,真氣人!


見到師姐,她直言,“我說你沒事,你認為你會有什麼事?” 如此斬釘截鐵,我也感到驚訝。“你的健康問題只屬傷風感冒性質,沒什麼大問題的,放心。”也許我真的多心了,但我的腳近來一直隱隱作痛,肉體與精神相連,難免會造成精神困擾。


我也希望她的話靈驗。


“工作方面,你今年的運勢就不太順,如果你想換工作,就換吧,景氣雖不好,但你可以找到工的,一切看你自己。”哇,她似乎已看透先機,公司最近確實危機四伏,我想離開也很久了,只是一直沒有行動。


媽聽後,自己也來給師姐算財運,這是她的例常活動之一,她和一班師奶朋友,只算財不算命的,嘻!


 


到醫院時已12時20分,趕緊登記,醫生竟被傳召做急診,只好下午2時再回去,先填一填肚子吧。說也奇怪,此時我已吃得下,還叫了一大塊的雞肉、豆腐和菜心,味口奇好。


之前醫生的問題,腦筋一轉,開始有了正面的解答; 人一直都在和自己玩捉迷藏,感覺未獲得適當的處理,確實會把自己拉入沼澤中。


接下來,報告如何,名單怎樣,心調好了,答案已不再重要,因心中的棋子已跨前一步,恐懼也早已消逝。 來到醫生跟前,心很平靜,畢竟我已接受了檢驗,這股勇氣並非人人都有,我要為自己感到驕傲。醫生判我健康丟了一些分,要我努力自我督促,那我就乖乖聽話,找回失去的分數吧。


至於有否被調去中國,名單尚在醞釀中,老板真愛玩遊戲,是的,這只是一場遊戲。


 


 


 

再續黃花情~


 


在面子書收到老同學的訊息:今年有個同學聯誼會,快去登記!


好吧,過去看看,到底是怎麼回事?


日新8489 - 再續黃花情,哇,網站也設立了,原來母校有個傳統,離校20年後的校友,都會被召集回去聯誼,不管你身在何處,籌委會都會竭盡所能,把大家揪出。“一個不能少”,在網上見到他們在白板上寫下的宗旨,我笑開了。(也嚇了一跳啊,沒想到轉眼竟已20年!)


這可是不簡單任務啊,日新校友流落世界各角落,有的早已落地生根,為各自的家庭、事業奔波,有多少個還會記得當年情,與遙遠的老同學保持聯絡?又有多少個校友還能留一分閒情,定時搖個電話與老朋友話家常?


好了,與其懷疑,不如給籌委會幫個小忙。


 


日新中學舊校園懷德堂外有一整排的黃花樹,試圖谷歌黃花照片,發現大部份黃花都非日新的黃花,日新的黃花是一大串一大串的掛在樹上,垂落生長的,風一吹,黃花就徐徐飄落,染黃大地。


置身黃花樹下,秋意蕭瑟,浪漫異常……


哈,其實我不曾在黃花樹下浪漫過,緊張、驚慌的經歷倒是不少。黃花樹旁就是禮堂嘛,政府考試通常會在那裡舉行,在踏入戰場前,就在黃花樹下守候,怦怦轟轟的,只聽到加速的心跳聲,哪有閒情賞花啊?


較美的黃花記憶應是參加美術活動,在陰涼的黃花樹下寫生時。


以前寫生愛畫懷德堂、鐘樓或校舍,多幾棵黃花樹入畫,畫面會變得清雅,畫着畫着,一小朵黃花掉在畫紙上,索性把小黃花夾在隨身携帶的記事本裡,讓她陪我老去……


 


有點誇張,我知道啦。


只是想說,黃花情,有的,她一直藏在心間,在風兒的呼喚下,她會探出頭來,向散落各地的老朋友打個招呼的。


不知大家還好嗎?


男的都多了個啤酒肚吧?女的,嗯,一般上女生較懂得保養,雖大家都30多了,其實是近40了啦,好命的,都不知是幾個孩子的媽了,應該都變漂亮之餘,還增添了幾分嫵媚!(本人例外)


新年聚會時,一老同學就說:“嘿!我們可以開始減肥了!”哎呀,我中學時也不瘦,不需要怎樣減啦,只是我們幾個女生都蓄了長髮,要老同學認得自己,一同減髮實際些!(以前我們只能留短髮,很慘的!)


 


但願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老同學,記得母校在今年12月19日與我們有約,身邊有個日新8489朋友或親人的紅花訪客或路人,也請幫忙轉告一下喔!更多詳情請到www.jitsin8489.com一遊。


續黃花情,就在久違的母校……


 


P/S: 谷歌多幾下,終發現日新的黃花類似Indian Laburnum,好美。

煙水寒的生日蛋糕 ─ 泰迪是熊或是豬?


 


上週末友人煙水寒生日,想說送一個蛋糕給他慶生,同時也可磨練一下我的糖衣蛋糕製作技巧,於是就弄了個小型蛋糕,托另一友人魷魚越洋送到他手裡。


魷魚不只完成任務,還把蛋糕拍得美美的,在他的部落格裡做了個記錄,收到蛋糕的煙水寒也應該很開心吧,回去就在他牛一的日誌裡貼上圖片,也提到了收蛋糕的驚訝,哈,管他愛不愛吃甜,想送就送了,我這個人也蠻霸道的喔!


就跟他說了,生日有蛋糕吃是件多麼愉悅的事,爸媽自小就讓我和弟弟們留下甜美的吃蛋糕慶生回憶,能和身邊的朋友分享這種喜悅,是我的榮幸。


 


想看更多圖與文,不妨到魷魚煙水寒的部落格走一趟吧。


 


蛋糕設計解說:


1. 本來想做泰迪熊,結果傻傻地在熊熊的鼻頭挖了兩個洞,結果魷魚說:“那動物是熊是豬啊?” 熊熊的頭與耳給蛋糕盒壓扁了,鳴……


2. 弄了個相機,因為煙水寒是攝影發燒友。


3. 煙水寒自封為快樂退休族,就製造一個夕陽無限好的意境,橙與褐自然成了主色。


4. 他正享受着無憂無慮的退休生活,好比隨風搖曳的椰樹。


5. Tai是煙水寒的姓氏,另一邊有粒像螃蟹(魷魚說)的生日蛋糕,純粹想傳達我的生日祝福。


不好意思,照片因製作時相機借了弟弟,沒拍到,上圖是從魷魚的部落格偷來的,其他的麻煩你們過去看了。煙水寒本尊手捧蛋糕的照片也有喔!


 


 

粉紅絲帶上的紫玫瑰

爸爸給我買了紫色色素,浪漫紫色讓你想起什麼?


我想起了lavender,熏衣草啊,記得以前到歐洲旅遊時,路經法國的一個小鎮,在油站的貨櫃上就傻傻地搬了一大包的薰衣草回來,也不知為了什麼,想說買了再說。


在漫長的回程中,我編織了不少夢,其中一個就是把薰衣草製成香包,綁上絲帶,放在衣櫃裡或將三四個香包接起,掛在牆上‥‥‥


這種芝麻小事,對勤快的人來說,不一會功夫就完成,對行動力常交白卷的小女子而言,卻是‘等一天我有空,再說啦’。


n年後的今天,薰衣草還是紙帶裡的薰衣草,香包尚未做成,香味? 這些年來未聞過,應該不知所蹤了吧。


這要命的懶是時候丟一邊了,我已沒有太多可失去。


 


紫色色素可做熏衣草嗎? 挑戰性太高了,我的信心缺缺,但興緻勃勃的媽,已倒出少許紫色試色,現成糖衣不便宜,要物盡其用,就將這一小塊紫色糖衣捏成玫瑰吧。


紫玫瑰需要小飾品襯托,絲帶如何?


哈,弄一弄,結果變成乳癌醒覺運動的標誌,粉紅絲帶,也好,將這粉紅絲帶上的紫玫瑰,獻給全天下的婦女,愛護我們的乳房,過健康的生活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粉紅女孩的迷妳樂園


 


媽喜愛小飾品,見到迷妳茶壺、碗仔、電飯鍋時會情不自禁地駐足觀賞,床頭上也擺放了不少迷妳收藏品。


她女兒我似乎也遺傳了媽的嗜好,書架上有小貓、小豬、小屋等。也許我和媽一樣,心中還遺留了一大片的孩時樂園,小東西會讓我們笑得甜甜的。


那天粉紅女孩見到絲帶蛋糕樂極,一不做、二不休,我在第二天就將剩餘的糖衣,弄成小女生最愛的東東,有迷妳電腦、小茶杯、吉蒂貓、心型項鍊、冰淇淋、小小拖鞋,還有帽子等等,套在媽媽特別烘製的杯子蛋糕上了。


做着做着,思緒已飄至一年級上美工節捏原子泥的一刻‥‥‥


“你看,我做了長長的蛇! ”


“嘻,我也要做‥‥‥”


 



        粉紅女孩有架會唱歌的小電腦,可播多首歌曲,但她只偏愛其中一首。


 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糖果、冰淇淋,是小孩都愛吧,小杯子,好像是我和媽比較喜歡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吉蒂貓似乎剛玩泥沙回來,脖子髒兮兮的~


 



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戴着粉紅帽,踩著粉紅人字拖,待會就牽着你的小手到沙灘走走吧。


 


 

美麗的糖衣,美麗的心情



在網上發現美麗的蛋糕糖衣設計多時,一直很想試做,但想到要烹煮糖粉團,懶蟲就悄悄嘀咕,“很麻煩的,吃飽蹺腳不是更好。”


說得也是,但我以前學過紙黏土,老師說我做得不錯的,技癢已久,現在反正心頭一片亂糟糟,做做漂亮的糖衣蛋糕,讓藝術細胞跳動起來,心情也會變好吧?


 


想多了就會實現,一直相信這句話。


 


那天陪媽媽到蛋糕原料專賣店走一趟,竟給我發現了現成的糖粉團,意思是說,不用自己煮了,省卻了這個步驟,加上媽媽幫忙烘製蛋糕,我只須如捏黏土般給蛋糕穿上漂亮的糖衣,就水到渠成。


 


懶蟲,這下你無話可說了吧!


 


好啦,第一次先玩小蛋糕,想個簡單的設計,配合家里僅存的粉紅色素、一顆童心、滿滿的好奇與一個早上的光景,耶,我的糖衣蛋糕處女作出爐了。糖粉團比黏土還好捏也。


剛好姪女在家小住,超愛粉紅色的她,見到粉紅色的絲帶、雪白的蛋糕,樂極了。切了一塊給她,她吃得乾乾淨淨,開始我還擔心太甜,叫她吃一半好了,糖衣可拿掉,嘻,她可不理我,一副陶醉模樣,問她:“Sedap tak(好吃嗎)? ” “Sedap(好吃)…… ”


 


美麗的糖衣真的有療心作用,我想,以後我會烘製很多、很多漂亮的糖衣蛋糕。